恋母的男人分不清爱与乱伦

石云翔结婚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因为自己无法满足妻子而离婚。在一次单身Party上第一次看见容貌美丽的罗玲时,石云翔心里就动了一下:这个女孩子长得太像自己的母亲了。石云翔的母亲是一位能力出众的成功女性,高贵大方。石云翔从小就愿意腻在母亲的身边,对父亲有些抗拒。在他心里,母亲就像个女神一样,是无所不能的。他甚至觉得,在母亲面前,懦弱无能的父亲是配不上母亲的。

罗玲的出现让云翔从小的理想一下子变得不再遥不可及。他开始对罗玲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他学者的儒雅风范以及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让他顺利地攻陷了罗玲的芳心。在长达3年的恋爱中,云翔一直细心地呵护罗玲,对她一往情深,眼睛里干脆不看其他女人。而且两人的亲密动作仅止于亲吻,从来不向罗玲提出任何暗含性的要求。在云翔眼里,他们之间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既崇高又浪漫,符合自己的理想。

云翔对她的尊重和爱护让罗玲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的求婚。但是新婚之夜,一个不和谐的音符出现了。云翔说自己被亲友们敬酒灌醉了,让妻子先睡。罗玲奇怪地看着意识清醒的丈夫,感觉事情似乎哪儿有点不对头,但是为了表示自己对他的体贴,于是顺从地独自休息了。但是,第二天、第三天……1个月,云翔都没有提出性要求。即使罗玲穿上性感内衣有意无意地挑逗他,他也不能勃起。再也按捺不住的罗玲陪着丈夫到男科进行了身体检查,但是检查的结果是,丈夫生理机能完全没有问题,他无法进行性生活是心理因素造成的。

在问题浮现水面之后,云翔再也无法向妻子隐瞒自己的苦恼了。事实上,他非常地爱自己的妻子,可是,因为妻子的长相和性格太像母亲了,虽然偶尔会有些冲动,可是每次和妻子进行亲密接触时,总会感觉在爱抚母亲,汹涌而来的乱伦的罪恶感让他性趣全无,怎么都无法展现男性雄风。

云翔对罗玲的坦白让她无法面对丈夫,她感到丈夫的心理已经扭曲了。丈夫对她的爱护让她不忍心离开他,但是和丈夫在一起,他又无法满足她的性要求。于是,罗玲开始不断地进行一夜情。云翔知道妻子外遇后感到很痛苦,他逼迫自己去满足妻子,但是却一次次失败。两个人这样煎熬地过了4年,云翔最终因为对自己失望和良心的谴责主动对妻子提出了离婚。在离婚协议书签字的时候,仍然相爱的夫妻俩抱头痛哭。

在离婚半年后,云翔再婚了。这一次,他挑选的妻子完全不像他母亲,长相平凡而且性格庸俗。他并不爱她,但是他面对她时,觉得轻松了很多,能够正常地和她过夫妻生活了。他觉得只有这样,才不会感到是在亵渎母亲,他和妻子才能维持生理上的联系。

但是云翔的烦恼并没有就此彻底解决。虽然,他在性方面获得了满足,可是因为妻子与母亲的巨大差异,又让他在精神上却产生了巨大的失落,内心非常痛苦,因为他终究不能与自己相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后来,他把佛教作为自己精神的寄托,信佛之后,他又开始过上了禁欲的生活,再度离婚。但是,他抑制不住自己,又去找罗玲要求复婚。深爱着他的罗玲表示,只要他能够恢复心理健康,摆脱母亲的阴影,他们还是能够重新开始的。于是云翔找到赵燕程,问她,自己到底是个ED男人,还是心理变态者?自己怎么才能拥有健康的心理?

赵燕程认为云翔是患上了ED,但是并不能说他就是心理变态。男性在心灵深处或多或少的都存在一些“恋母情结”,因此在寻找伴侣的时候是以母亲为最初的蓝本,也因此就造成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现象。但是,云翔的“恋母情结”已经影响到正常的性生活,就不容忽视了。像他这样在第一次婚姻失败之后,寻找与母亲完全不同的女性来结合的办法,其实仍然是一种逃避,并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他内心向往的仍然是与母亲的结合,找到一个像母亲那样的人来结婚。因此他所谓的信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宗教信仰,只是一种精神上的转移,潜意识中是在帮助自己建立了新的防御机制。

赵燕程给云翔的建议是,首先他必须认识到,对罗玲的迷恋是对母亲的移情,所谓移情,就是把过去爱恋或者仇恨某人的情感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的过程。在心理上,必须分清楚妻子与母亲,不要再把两者混淆在一起。在现实中,他要重新认识妻子,与现实中的妻子建立真正的情感沟通,与她建立和谐的两性关系。对妻子的重新认识使他自己赋予妻子的某些美好意象会随之消失,可能会导致对妻子感情的减弱,其实过去云翔一直是生活在“幻觉”中,而并没有与现实中的妻子建立真正的联系,这时夫妻共同到心理咨询诊所进行夫妻辅导治疗,往往效果会更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