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和老公坦白过去的情事吗?

早晨醒来的时候,我突然又恢复了理智,推醒身边的臻子,我很认真地告诉他,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合伙人佟晔也喜欢我。

口述者:罗晴女21岁宠物公司行政助理

(在给冬尔的E-mail里,罗晴说要陪朋友来“口述实录”,讲述一个让人“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故事。可是真到了约定时间,来的却只有罗晴一个。“来的路上,我突然想起自己也正面临着严重的感情困惑呢,所以就逼朋友回去,自己来了。”罗晴笑得很调皮,再加上一头短发,完全像是个没长大的中学生。)

他们玩电脑,我往外跑

高考落榜以后,我奔波了小半年才在一家软件公司落下了脚。那是一家小型的私人企业,总共才10多个人,但是业务却拓展得有声有色。为了争取更好表现,我揽下了内勤外勤好多活儿。

起初我很不适应,因为完全不熟悉那里的工作,感觉无从下手;另外,就是有些小小的心理不平衡———那群男人整天霸占电脑玩游戏,我却无论38℃高温还是刮风下雨,都要一天几次地往外跑,甚至连他们缴手机费、买游戏充值卡那些私事都不肯放过我。

可当时我正与家里较劲———父母一手为我找了高价的民办大学,非要我拿到那张无用的大学毕业证书;而我叛逆地不想接受他们的安排,宁愿自己找工作。所以再累再苦,我都告诉自己无论如何要坚持下去。

(“当时对他们,感觉既佩服又讨厌。但是谈恋爱?我做梦也没想到过的。”罗晴还是那种笑盈盈的表情,说到语塞时就抓抓头,完全看不出有“严重的困惑”问题。但是紧接着,她的情绪便急转直下。)

我终于“疯”出了火

熬了整整3个月,我开始对手头的琐事得心应手,心态也慢慢调整了过来。我常与公司的其他几个小姑娘在一起“八卦”,很快地,便了解了关于他们的很多故事———

老板佟晔的家庭条件很好,3年前,他与好朋友臻子合伙开了这家公司。佟晔是有女朋友的,但是他整天在公司忙碌,与女友的关系就渐渐冷了下来,至今也没个所谓结果。

而臻子则没有优越的家庭背景,他孤身来上海闯荡,然后将所有积蓄都投入了公司。但是臻子却拥有一个“貌似”幸福的家庭———4年前因为女友意外怀孕,臻子毫无准备地成了老公和爸爸。不过臻子仍旧像是个单身大男孩,开朗、调皮又有些邋遢,刚进公司那会儿,我真的没办法想象他办公桌上的小孩照片竟会是他的女儿!在工作中,我很少与佟晔直接接触,倒是经常要找臻子汇报这个那个的。臻子挺照应我,我粗枝大叶地不时出些小状况,几乎每次都是他主动扛了下来———自然而然,我把他当作公司里唯一亲近的“大哥”。

那年,公司业务完成得出乎意料地好,临近年底时大伙儿变得很轻松,几乎每天下班都琢磨着去哪儿一起Happy。公司里都是年轻人,无论K歌、泡吧、打牌、蹦迪,我们都可以玩得很疯很尽兴。

终于有一次,我玩出了火。(罗晴突然顿住了,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冷场了足有半分钟后,她才缓缓吐出一句:“我也不是后悔啦,但是,每次面对佟晔,我总会觉得有点心虚。”说这话时,她的表情凝重而成熟,与之前的天真判若两人。)

他并非想象中的“绅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佟晔开始喜欢我。我绝对不算是那种后知后觉的女孩,可是我真的没有任何预感他会对我有“想法”。在公司时,佟晔对我的表情总是严肃而淡淡的,而每次出去玩他也从不与我有任何单独接触。

可是突然有一天,佟晔悄悄对我说:“我,喜欢你。”

那天晚上,全公司人约了一起吃饭然后泡吧,下班前佟晔在说了那句话以后,又轻声吩咐我:“一会儿去吃饭,你坐在我身边好吗?”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得不轻,愣了半天不知如何是好。

犹豫了好久,那晚我最终也没有坐到佟晔旁边,而是像个犯了错的孩子那样,整晚寸步不离地跟随着臻子———对于那时的我来说,臻子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让我千方百计地想要抓住。结果,所有人都发觉佟晔闷闷不乐;而我,也莫名其妙地灌了自己不少酒。

深夜回家,因为顺路我与臻子上了同一辆出租车。我觉得自己浑身滚烫,便下意识地不停用手抚着脸颊。突然,臻子抓住了我的手,我们对望,他慢慢向我靠近,我闭上了双眼……

在那晚之前,我有整整两年的恋爱空白期,因为最爱的人的背叛,两年里我坚持不肯再接受任何其他人。下车时我对臻子说:“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臻子笑笑,似乎不以为然。

从第二天起,臻子果然开始“干预”我的生活,俨然一副男朋友的样子。那段日子我有些玩过头,几乎每天都要与同事疯到深夜,作息时间混乱得很。有天我们在办公室又嚷嚷着要出去,臻子突然很严肃地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然后问我:“你可不可以不去?”

这种爸爸似的口气令我反感,我立刻反问他有何权利干涉我?说完便匆匆离开了办公室。可是深夜正玩得尽兴,臻子突然又打电话给我,说我的钥匙丢在了办公室,他立刻就帮我送过来。

半小时后臻子匆匆赶到,见到他疲惫的样子,我竟莫名地感动万分。于是,我跟着他偷偷溜走……

但是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突然又恢复了理智。推醒身边的臻子,我很认真地告诉他,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合伙人佟晔也喜欢我。

臻子惊呆了。但是他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绅士”———臻子没有因此而疏远我,相反地,从那天开始,我俩开始了一段“地下恋情”。

我想继续当甜蜜公主

但是这段“地下情”我并没能坚持多久———毕竟臻子有妻子、有孩子,不可能有太多时间陪我。尽管从恋爱的第一天起我就明白无误地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并不属于我;可是,我依旧疯狂地渴望那种朝夕相处的依赖。但是臻子做不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我等。

我因此变得烦躁易怒,甚至有时约会我等他超过15分钟都会不自觉地发脾气。两个月后,我毅然结束了这段感情。

当然,导致我如此“清醒”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佟晔。在我与臻子分分合合的那段日子里,佟晔始终对我呵护有加,却又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从不过多地干涉我的生活———那种刻意的保留让我觉得很轻松也很温暖。

与臻子分手以后,我很快地陷入了与佟晔的“地下情”中———虽然佟晔也还是单身,但因为他是老板,我们依旧无法正大光明地交往。但是与前一段感情截然不同,我与佟晔都是投入了百分百的感情,上班时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是充满了感情。

唯一让我感觉心虚的就是,佟晔全然不知我和他最好的朋友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短暂的“过去”。每次想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我就会莫名地心慌。但是老天捉弄,就在与佟晔最快乐的那段日子里,我突然被查出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需要立即手术。佟晔二话没说地拿出了10万元,并且日夜陪在我身边。

可是手术后医生的建议让我陷入了另一种尴尬境地———我的病是影响生育能力的,医生说,要在手术后尽快怀孕,否则手术很可能无效!我懵了,毕竟我才21岁,与佟晔的恋爱才刚刚开始,突然要我因为疾病而决定整个人生,我实在是举棋不定。

佟晔得知这个消息后,不由分说地要求我尽快结婚。在他看来,男人就该有事业有家庭,幸福平淡地生活,这就是他想要的;可我的感受却完全不同,我还想要继续做甜蜜小公主,根本不打算那么早就变成毫无激情的老夫老妻!

(“为了尽快生个孩子,我到底还是答应了佟晔的求婚。而且我早就暗暗发誓,一旦结婚就要安分守己,从此不再对其他人动心。但是一想起那段他不知道的‘过去’,我至今惶惶不安呢!”罗晴到底还是个孩子,说这话时,她把两手合拢在胸前,很认真的样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