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天谌:四代元老联名呼吁美联储独立 这届美联储怎么了?

堪称四代元老的四位美联储前主席,沃尔克、格林斯潘、伯南克与耶伦昨日罕见地发表联名文章,呼吁现届美联储摆脱政治压力、保持独立性。

作为鲍威尔之前的四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格林斯潘、伯南克和耶伦共计在美联储任职接近40年时间,被6位总统任命,见证了美国70年代滞胀、90年代互联网泡沫、00年代房地产泡沫与金融危机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四个人的履历加在一块,几乎就是一部美国现代金融史的百科全书。

四位元老选择在上周美联储宣布降息后的第5天发声,时间节点令人思忖。在上周宣布降息的发布会以及历次的每一次公开发言上,鲍威尔都在反复强调美联储的独立性。

然而本次四位前美联储主席的联名表态,可以被理解为是对“美联储已经失去独立性”这一现实的具体抨击,以及近来实行降息、提前结束缩表政策的巨大忧虑,当然,也是对总统特朗普每日推特施压美联储的直接对抗。

联名文章中写道:“研究表明,从长远来看,基于当前政治(而非经济)需求的货币政策会导致更糟糕的经济表现,包括更高的通胀和更慢的增长。哪怕只是认为货币政策决定是出于政治动机,或者受到政策制定者无法完成任期的威胁的影响,也会削弱公众对央行正在为经济利益最大化而采取行动的信心。这可能导致金融市场不稳定和更糟的经济后果。”

美联储自建立以来,一直以独立性与前瞻性作为自己的重要属性。然而自特朗普任命现任主席鲍威尔以来,美联储的角色开始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承受着来自政府、金融界、企业界、广大民众的多方压力,而不满的声音也随着上周降息政策的落地达到了高潮。

美联储的两大使命是促进就业和维持物价稳定。这也是为什么本次美联储在美国就业数据强劲、无明显通胀压力的背景下降息引起了轩然大波。尽管近几十年来美国利率不断走低,但在这个时间节点选择降息,甚至还未来得及完成这一轮加息周期,美联储的决策引起了不同的猜测和预判。

对于本次非同寻常的降息,市场解读主要有两种:一是如鲍威尔所言,美国经济可能还在新一轮经济周期的中间阶段,他极力否认本次降息是新一轮降息周期的开启,甚至表示未来不排除再升息的可能性。华尔街已经进入了多空博弈,多头们坚定认为美国经济长期向好,远未到忧虑经济危机的节点。

第二种解读则是,美国经济已经走到了周期尾端,经不起加息了。比起第一种说法,后者获得了包括瑞·达利欧,霍华德·马克斯、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在内多位二级市场投资大佬更多的支持。

马克斯在降息之后发表的最新一期投资者备忘录中写道,许多人把降息当成了一个“买入信号”,然而他认为事情并没有表面看来这么简单,如果投资者看到了降息背后的深层原因,就无法保持如此乐观。

他打了一个比方,如果你去找医生看一个小毛病,医生却拿出了一个巨大的针头,你认为这像好事还是坏事?

换句话说,如果美国经济没有出现大毛病,美联储何至于这么快进行降息?马克斯认为,美联储此时降息不是个好消息,首先,这代表了美联储对于经济的悲观预期;其次,降息并不能保证问题得到了解决。

此外,马克斯认为,此番降息是迫于总统特朗普的胁迫之下做出的决策,已经脱离了经济基本规律。这与四位前美联储主席的观点也不谋而合。

作为大地产商和大借债人的特朗普,天然地偏向低利率的经济环境。此外,考虑到明年大选,亮眼的股市表现将成为特朗普任期内最重要的政绩之一,股市在取得连任之前大跌一定是特朗普最害怕看到的局面。

而达利欧旗下的桥水基金在今年年初就发布了“现金为王”的投资建议,并表示降息也无法挽救美国经济的颓势,面对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美联储几乎毫无办法。

马克斯在今年6月发表备忘录时也表示,经济危机不可避免,美国想要像澳大利亚一样保持长达28年的经济增长是不可能的,重度依赖出口的澳大利亚经济主要由与中国的贸易往来驱动,国情与美国完全不同。他也不认为美联储有可能阻止危机爆发。

像历史上每一次转折点一样,今天的美联储再次被放在了进退两难的位置。鲍威尔模棱两可的措辞说明了一切。

每一轮风险资产价格震荡下跌之时,人们总寄希望于美联储降息救市,然而回顾历史,2007年7月31日,美联储宣布大幅降息50个基点,这一消息起初被市场温和吸收,标普500指数在接下来的两周内上涨了6%,在那之后,金融危机迅速爆发,美联储又进行了多达10次降息,也无法扭转标普大跌50%。

目前来看,无论美联储走向哪个方向,都有可能遭遇市场的过度反应,如果美联储认为经济向好、停止降息,市场情绪将遭到重挫、引发抛售;但如果美联储认为经济走弱、大幅降息,也可能进一步加强市场的悲观预期。

退一步说,哪怕降息对于刺激经济有奇效,如今的联储基准利率不到2.25%,相比于2007年超过5%的利率,今天的降息空间极为有限。这也意味着美联储失去了刺激经济最有力的手段。

景顺高级经理李山泉发表评论表示,美国多年以来货币政策的过度使用正在带来严重的后果,格林斯潘急降利率至接近0的水平,伯南克的量化宽松造成了过度放水,耶伦的缩表和利率正常化进程也因为经济复苏过于缓慢无法持续。

自08年以来的量化宽松也遭到了马克斯和德鲁肯米勒的抨击。德鲁肯米勒在今年6月接受访问时说道,伯南克的第三轮量化宽松造成了资源错配,直接为经济危机埋下了隐患,例如最近一次由于利率太低引发的房地产泡沫,他认为在过去几年里央行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应该升息。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次参与撰文的前辈们交给鲍威尔的“烂摊子”着实不轻松,又碰上特朗普这样前无古人、推特治国的总统,本届美联储可谓是难上加难。本次美联储的降息决议,虽在市场预期之内,却蕴含了非比寻常的意义。这将是鲍威尔一件力挽狂澜的政绩,还是经济危机前夕一次治标不治本的尝试?与历史留下的大多数问题不同,这一次我们离揭晓答案的时刻已经很近。

(本文作者介绍:AICPA/CFA持证候选人,供职于毕马威资产管理部。毕业于维克森林大学会计、历史系双学位,经济系辅修学位。)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AICPA/CFA持证候选人,供职于毕马威资产管理部。毕业于维克森林大学会计、历史系双学位,经济系辅修学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