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议息会议前瞻:只降息一次还是第一次降息?

美联储预计将在本周采取自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降息行动,这就引发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此次降息将是一系列降息措施中的第一次,还是为了帮助美国经济继续扩张而进行的“保险性降息”。

市场广泛预计,美联储将在定于7月30日至31日召开的政策会议上把基准利率下调至少25个基点,至2.00%至2.25%的目标区间。

但批评人士强调指出,就放宽货币政策而言,这将是一个相对来说史无前例的时机,因为美国就业市场现正处于数十年以来最紧缩的水平,经济增长速度则仍旧徘徊在2%的长期趋势增长率附近。批评人士认为,在经济表现强劲的背景下降息,只会助长金融过度行为,导致下一个经济低迷周期到来时给人们带来更多的痛苦。

尽管美国经济并没有显示出接近衰退的迹象,但全球经济增长表现疲软,再加上商业投资急剧减速,促使美联储考虑降息。

虽然家庭支出保持强劲,但分析人士表示,即使是在2017年底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出台减税政策之后,资本支出还是继续呈现出短缺状态,从而给经济的长期前景带来了压力。此外,据世界各国的采购经理人(PMI)调查显示,尽管服务业保持了弹性,但工厂活动要么已经陷入停滞状态,要么则已完全收缩。

PGIM Fixed Income的首席投资策略师罗伯特·蒂普(Robert Tipp)在接受美国财经媒体MarketWatch采访时表示:“经济形势略微减速,降息是正确的做法。”

他指出,美联储在1995年和1998年采取的保险性降息措施“效果很好”,延长了当时美国经济的扩张周期。

从历史上来看,所谓的“保险性降息”只发生过寥寥几次,其中一次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发生的,彼时美联储在美国生产力繁荣发展的时期采取了宽松政策。跟今天一样,当时美国经济也还远未接近衰退。美联储之所以会在1998年降息,更多地是为了应对俄罗斯和墨西哥主权债务危机所引发的市场恐慌,以及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 Term Capital Management)倒闭所带来的危机。

此外,越来越多的学术研究表明,美联储有理由该采取先发制人的降息行动。纽约联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和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等高官都已强调指出,学术研究表明一旦利率接近于零,那么央行就应该及早地、果断地采取行动。

正因如此,才会有人猜测美联储可能会倾向于大幅降息,并在今年推动降息50个基点的货币宽松政策。根据CME Group的数据,市场目前预计美联储对减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在20%左右。

但是,最近以来公布的经济数据则削弱了美联储本月放宽政策的理由。美国第二季度GDP总额增长2.1%,而据上个月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美国劳动力市场继续呈现出健康的就业增长。

“跟我有过交流的许多投资者仍然不理解美联储为什么要降息。”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首席国际经济学家托尔斯滕·斯洛克(Torsten Slok)在周一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不仅是美国的投资者提出了这个问题,就连国外的投资者也是如此,许多人都对美联储为什么会突然放弃‘货币政策依赖于经济数据’的立场而感到困惑。”

与此同时,美国股市也接近创纪录的水平,这对于美联储放宽货币政策来说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背景。

对于这个问题,投资者可能会有得出不同的答案,这取决于在分析师看来,什么才是先发制人的“保险性降息”,以及什么才是全面的政策宽松周期。部分问题在于,经济衰退和宽松周期的发生频率相对较低,因此很难就降息以后金融市场将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得出明确的结论。

BMO金融集团(BMO Financial Group)的首席经济学家道格拉斯·波特(Douglas Porter)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就美联储的政策宽松周期而言,没有什么万无一失的、固定不变的剧本,因为每一幕剧都有自己的特色。”

尽管如此,波特表示,至少有一个群体应该抱有希望——在美联储过去多次降息之后,股市一直都倾向于攀升。

波特表示:“从过去的政策宽松周期来看,我们能得出的最大的一个结论是,股市总是倾向于在降息开始的6个月以后上涨,而债券收益率平均而言则一直都几乎持平——无论是在很小的、还是在重大的宽松周期中都是如此。”

他指出,自1970年以来,在美联储的12个货币政策宽松周期中,最后七次降息以后的六个月内,标普500指数均实现了两位数的上涨。

但其他一些分析人士则认为,这取决于投资者认为即将到来的降息将是一系列降息行动中的第一次,抑或只是降息一次并成功阻止美国经济减速。

“有趣的是,如果这只是一次保险性降息,而且可以一劳永逸(地阻止经济减速),那么市场就会倾向于以相当快的速度复苏,通常是在一到两个月以后。”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投资组合经理艾琳·布朗(Erin Browne)在接受MarketWatch采访时说道。

根据她的分析,股市倾向于短暂攀升,美元汇率将会上涨1%至2%左右,但放宽政策以后的影响将会消退。但是,如果预计美联储随后还会进一步降息,那么金融市场受到的影响可能会更持久。

“当美联储提出更加持久的降息路线时,那么要么美元会继续贬值,要么股市会继续反弹,这在很大程度上将会取决于未来的降息和美联储政策的路线依赖性。”布朗说道。

有些投资者担心,如果美联储在当前的经济复苏时期降息,则最终可能会带来金融不稳定的结果,因为这种行动将会鼓励企业提高资产负债表杠杆水平,并鼓励投资者购买风险更高的公司债。

在超低利率的环境下,企业债务在美国经济中占据的比重已经接近于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从而促使分析师担心,一旦美联储采取任何过早的政策宽松措施,则都有可能加剧美国日益严重的债务问题。

“从短期来看,降息将有助于刺激市场对公司债的需求。今年以来,我们就看到了这种情况,那是因为没有其他选择。”Janney Montgomery Scott的企业信用分析师Jody Lurie在接受MarketWatch采访时说道。

但她同时表示,降息是否会促使投资者蜂拥买入评级较低的公司债则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这将取决于收益率曲线对美联储十年以来首次降息的反应。大多数人预计,更加宽松的政策将会压低短期国债的收益率,从而扩大其与长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差距,使得收益率曲线变得陡峭。

然而,如果通胀压力继续保持温和,那么即使美联储放宽政策,长期国债的收益率也可能不会有太大的上升空间,从而使得收益率曲线无法变得像预期中那样陡峭。

更加陡峭的收益率曲线将意味着增长背景更加坚实,还将在信贷风险承担方面带来一个更加安全的环境,她说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