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石向韩国棋院追讨被扣收入 或将对簿公堂

封印三年之久的职业棋手的参赛资格问题,再次浮出了水面。上周末,韩国棋院召开临时理事会,决定将如下条款记入《韩国棋院章程》,(1)通过韩国棋院入段手续而成为职业棋手者,同时成为棋士会成员;(2)韩国棋院主办、主管、协力、后援的赛事中,非棋士会会员不得参加。

这一议案,其实是针对李世石九段(36)来的。2016年5月,李世石曾向棋士会开炮,“一介联谊会性质的组织,竟然脱离设立目的和宗旨,直接给会员套枷锁。”同时,李世石向棋士会递交了“退会申请书”。

李世石愤怒的原因是,韩国棋院已经从棋士的收入中提取10—15%作为发展基金,现在棋士会又以基金的名义再提取一部分收入(韩国国内比赛提取5%,国际比赛提取3%)。

当时,棋士会的态度是,“韩国棋院应通过协议予以解决。”这样一来,棋士会退了一步,而李世石退出棋士会一事也被保留下来。李世石九段在此之后的三年中,未受到韩国棋院的制约而正常参加了围棋赛事。问题是,这期间韩国棋院又扣下了李世石九段的一部分对局收入进行“管理”。据说,其规模大约有3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6万元)。

李世石九段多次要求韩国棋院返还这部分资金,而韩国棋院一直没有明确的答复。终于,李世石九段决定要与韩国棋院对簿公堂。为李世石九段进行辩护的孙秀浩律师认为,“基金问题,是许多棋手共同的问题。因为韩国棋院的不作为,导致现在双方只能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个人感到非常难过。”事态发展到这个程度,韩国棋院也感到火烧眉毛。于是,才有临时理事会和修订《韩国棋院章程》。

李世石,号称韩国棋院的“风云儿”。他不仅曾与人工智能AlphaGo对局,还曾与中国的古力九段进行“十番棋对决”,更有休息6个月的疯狂举动。关于这一事件,人们的看法大相径庭。从棋迷的留言来看,大多数人在支持李世石。尤其是对棋士会的强行加入规定,批判的意见相当多。有人认为,让一部分高收入棋士负责几百名棋手的福利,这一构造本身不合理。

反过来,也有人认为,如果对特定棋士搞特殊化,有可能让因为微利而奄奄一息的围棋界一夜之间土崩瓦解。某职业棋士认为,“顶尖棋士,本身就是围棋界最大的受益者。一直以来,也因此传统而报恩于棋院。同意李世石九段意见的棋手,应该是极少数。”

韩国棋院这次通过的章程修改案如果要得以实行,需要得到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批准。韩国围棋界许多人认为,这一问题不宜对簿公堂,而应调解解决。目前,李世石在韩国棋院排名第10位。15日,他也正常参加了农心杯预选赛与李昊承三段的对局。

网民“talako”认为,“韩国棋院作为发展基金提取10%-15%,还可以理解。但是棋士会为什么还要来提取3%-5%?更何况李世石已经宣布退出棋士会,还要从他的收入中提取不可思议。棋士会,还是应该通过会员上交会费而运营。”

对此,网民“贫指数”提出了针锋相对的意见,“那么,因高龄而退休的棋手怎么办?他们的慰劳金(退职金)拿什么来支付?棋士会制度是99%的棋士同意而运行至今的制度,如果突然就这样废止,韩国棋院还能运营下去吗?当然,今后也应该逐步让退职金制度退出历史舞台。职业棋士已经从当年的几十人发展到数百人。作为胜负师的职业棋士领取退职金,也不符合常理。但是,我们必须理解和尊重韩国围棋的发展过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