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洁:我希望安国铉遂愿 希望他有个好结果

12月1日,柯洁输掉第7届烂柯杯决赛后,当夜就赶往杭州。烂柯杯是柯洁在11月间输掉的第二个决赛,他从29日起连下了三天棋,可是12月3日至5日他还要下更大的三盘棋。而他的休息时间只有12月2日这一天,而这一天柯洁还要花费在路上。

而且,柯洁还要乘早班的飞机赶往韩国,因为12月2日下午有两场采访在等着他。韩国当地时间下午4点30分,三星火灾公司电视台要做专访,接着晚五点他要和安国铉一起接受媒体的联合采访。

12月2日上午11点许,中国选手团领队俞斌九段和弈客、新浪记者就要从首都国际机场起飞的时候,柯洁已经抵达了仁川。等北京起飞中国选手团抵达高阳市一山三星火灾全球培训基地的时候,柯洁已经做好了接受采访的准备。

当柯洁接受三星火灾公司采访的时候,记者分明看到柯洁恍惚间短暂打了一次瞌睡。即使如此,柯洁面对主办方电视台,谈棋手的抱负,冠军的梦想,同时又不忘感谢和鼓励支持他的棋迷,做出了最完美的采访。而且还签了一大摞扇子。

不禁回想近一个月前的11月8日,柯洁离开大田时感冒了。在11月7日半决赛三番棋柯洁战胜谢尔豪晋级决赛后接受采访说:“我是告诫着自己顶住,顶住坚持了下来。我希望自己能顶住这一切的不安,把决赛下好。”

12月2日当地时间晚5点,柯洁和安国铉联合接受媒体采访。面对咄咄逼人的安国铉,柯洁仍然雅量地说:“这次决赛我觉得是我比较危险。我希望遂他的愿,希望他有个好结果。”

-柯洁九段,你11月的中国棋院等级分排名重新回到了第一位。请你谈重新作为“中国第一人”打三星杯决赛的感想。

柯洁:“其实一直觉得排名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等级分只是反映一种状态的东西,确实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前一段时间我连续下了两个比赛,都只拿到了亚军。而且我连续作战,第一个感想确实是挺累的。我想,这次决赛肯定是一场苦战,而这个排名我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安国铉八段,你是第一次打进世界大赛的决赛,请你谈临战感想。此外,请两位谈一谈相互怎么看待对手的?围绕棋上的长处和短处等等。

安国铉:“首先,我在半决赛就已赢下了强大的对手。虽然艰辛,但我很开心。而我决赛的对手也是非常强大,但如果能下出好的内容,还是有可能取得好成绩。我临战不会畏葸不前,我会好好下这个决赛。

此外,柯洁九段是非常强的对手,他的长处在于序盘和棋局的均衡感。不过,棋风上我觉得和柯洁九段差别并不是很大,所以我还是有得一战。”

柯洁:“主要是,我和安国铉八段没怎么下过,最近一次交手是去年的新奥杯上。不过看安国铉最近的棋,我认为他还是有拿冠军的实力,是希望非常大的对手。所以,这次决赛我觉得是我比较危险。我希望遂他的愿,希望他有个好结果(注:柯洁究竟什么意思?)。”

安国铉:“大致和备战半决赛时差不多,我主要是下长考练习对局来备战。同时,我多摆柯洁九段最近的棋谱,做针对性的训练。”

-首先问安国铉八段,半决赛以后整整一个月你几乎没有下过正式对局,这会不会影响你决赛的发挥?而柯洁九段是连续拿了两个亚军,这会不会影响决赛?

安国铉:“因为最近一个月没有什么正式比赛,我就靠下国家队内部联赛和长考练习对局来保持实战棋感。而最近这一周,我下练习赛成绩并不是很好,但我不怎么在意。无论如何,这一个月我下了足够多的棋,所以棋感不会出问题。”

柯洁:“我是刚下三盘棋(烂柯杯)过来,或多或少还是有影响吧,但是可能也不太重要。我想起范廷钰九段不久前在农心杯上说的话,‘我还年轻’。他在农心杯都下五盘了,仍认为这种程度的密集赛程没什么关系。我很同意他的观点,现在还年轻嘛,不必去抱怨比赛多,身体上的劳累什么的,棋毕竟是自己下的。再说,两个亚军毕竟还是国内比赛,我现在心态还可以。”

-刚才安国铉八段说,和柯洁九段棋风有近似之处。而此刻两位的着装的确有相似的一面,比如说西服正装,还有都戴眼镜。虽然决赛的结果很不好预测,但两位是怎样展望决赛三番棋的进程呢?

安国铉:“我此刻对自己的着装还是很满意,不知道柯洁九段是怎么想?三番棋下头一盘的时候,我从来都是猜不透输赢。不过,我万一赢了头一盘,冠军的影子会诱惑我,这一点我需要警惕。”

柯洁:“ 穿衣风格?我平时不是特别的在意穿衣打扮。至于西服和眼镜,这已成为棋手的标配。不过棋手戴眼镜,说明视力并不好。视力不好,说明平时用眼太多了,需要注意。说到预测的问题,现在赛前都喜欢提这个问题。胜负几几开,谁好谁坏等等。

其实,棋手一旦进入状态,胜负真的不好预测。不过最近我对自己的棋没有很多自信,所以我的胜率可能更低一些。但是我也会尽自己的努力,弥补这些差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