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药企起诉发改委

女人养生网4月22日药品资讯:药品价格虚高是社会反应强烈的问题,是竞争不公,也是制度缺陷。昨日,广东药企起诉发改委源于药品招标采购有失公平、公正。

广东药企起诉发改委

单独定价药品在新一轮药品招标中又摊上大事了。昨日,有媒体曝光了常用药克拉霉素改变剂型,由普通胶囊改成软胶囊,就摇身一变成为独家品种、享受单独定价后身价比普通胶囊高出22倍的消息。为此,广东一药企还将国家发改委告上了法庭。

发改委是属于公权力部门,与小小的企业相比,它的权力足够大,一般情况下企业拍发改委的马屁还不及,怎么敢把发改委告上法庭,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这个企业是不是“找死”不想再混了?这个企业竟然斗胆将发改委告上法庭,肯定有十足的底气。

首先是为了市场公平。常用药克拉霉素改变剂型,由普通胶囊改成软胶囊,就摇身一变成为独家品种、享受单独定价后身价比普通胶囊高出22倍。部分原研药明明专利已到期,却仍能享受单独定价,明明价格比同类药品高出20倍,也能轻松中标。对于这样的怪现象,药企都感到不仅相当有失公平、公正,而且容易被人钻空子,搞投机钻营,难道发改委看不出来?这种情况之所以长期存在,说明发改委在审批和审核上没有严格把关,或者说是故意“放水”,造成了严重的市场不公,使一些有门路的企业混水摸鱼,而一些守规矩的企业却吃了“哑巴亏”。所以企业把发改委告上法庭,就是要一个公平。

其次可以让决策部门改变工作态度。广东这家药企实际早就发现不少省份在药品招标采购中的一些问题,也知道一些特殊的“价格待遇”会使药品价格虚高。而这家企业就此向国家发改委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后,发改委竟然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而且发改委把有关问题推给了湖南省发改委。这样推来推去,不但使企业看不到希望,更是对权力部门失去了信心。所以,这个企业一怒之下,把湖南省发改委和国家发改委都推上了法庭。通过法律途径要一个说法,这样可以让有关权力部门不得不认真面对这些问题,并认真检讨工作中的问题,避免权力部门形成推诿扯皮的问题。

药品价格虚高是社会反应强烈的问题,我们从这个药企状告国家和湖南省发改委的情况来看,药品虚高既存在着竟争不公的问题,也存在着制度缺陷的问题,还存在一些企业面对不公消极以对的问题。因此,广东这家药企敢冒顶撞发改委的风险,站出来把发改委告上法庭,官司输赢已是无所谓了,最起码体现了这个企业还有点公信良知,也会促成发改委改变药品定价和招标购买机制中的缺陷,这是法治的进步,是社会的进步,我们应该为这个企业的勇气点个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