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骗来的爱情中惶恐度日

小辉说我大概是得了恐婚症,我知道他没说出口的那句话是什么。我妈妈都跟我急了,说我太傻了,何苦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呢?她说,她知道我心里苦,可现在总算登记结婚不用婚前检查了,等婚礼一办,生米做成熟饭,他们家就是知道你的病,那也只好认了;再说你和小辉的感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应该能体谅你隐瞒病情的苦衷。

我知道妈妈是为我好,我知道她是站在我的立场上去想问题,我毕竟都27岁了,又有这个病。她知道我的前两次恋爱为什么分手,虽然她和爸爸什么都没明说,但我知道他内心里比我还难过。

可是人家父母会怎么想呢?要是人家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也不肯认呢?前不久网上不是就有这样的例子吗?一个乙肝患者因婚前期瞒病情,婚后不久就被配偶告上法庭,婚姻被判无效,还要赔偿配偶精神损失,网上报上到处都转载着,搞得沸沸扬扬的,看得我手脚都哆嗦了。我宁愿一辈子结不了婚,哪怕就这样孤单一人老到魂飞魄散,散失在茫茫人世间,也不要像那个战友死得那么不堪、那么难堪!

说到这里,心有不肝停下了,美丽的眼睛里蒙上了泪光。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平静下来,对我解释说:“在结婚前夕看到这些新闻,你不知道让我有多震动!”

我知道我不该欺骗小辉,我知道真正的爱不该自私。可我真的不是恶意欺骗——爱上他之前没必要说:爱上他之后我又不敢说,怕他离开我,而且更糟地是,我们还是一个单位的同事!谁愿意背负着欺瞒惶恐度日呢?我有时也想,如果我们俩不是一个单位,我也许早就还小辉知情权了,可现在怎么办呢?我在单位里的处境和我的爱情成败连在了一起。

在公司里,没有人知道我是个乙肝患者,没有人知道每一次单位里不管是组织打疫苗还是体检,对我来讲都是天大的事情,都要为逃掉它承受着莫大的心理压力。

小辉这些天对我明显冷淡了,在单位碰面时脸色也不好看,我知道他是误会了。单位里已有流言,说我眼界高,是在耍傻小子。

两次推迟结婚,我知道我欠小辉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因为怕把病传给他,平时我也不敢和他亲近,偶尔去他家里,我也总是坐一会儿就走,从来不肯留下来吃饭。他早已对我心生疑云。前天晚上,我约了小辉。当他想吻我时,我还是用力挣脱开了。小辉委屈地问我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知道这句话已压在他心里很久了。

除了再次拥抱他,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向他表明我的诚意。明摆着的,只要我们还在相爱,我推迟一天坦白,被瞒在鼓里的小辉就会多一分风险。

到底说还是不说呢?晚上我睡不着,就起来上“肝胆相照网”,那里都是些和我同病相怜的人,他们都和我一样挣脱不了HBV这个枷锁,很多战友也曾遇到过我现在这样的难题。

大多数的战友都倾向于支持我坦白:爱一个人,就不该欺骗啊,就该为他的健康着想啊!大多数的战友都说:如果你坦白后他离开你,说明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爱!你一定能等到一个真爱你的男人!

小辉是那个对我不离不弃的人吗?晚上下班回到家,我把自己反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一遍遍地回忆我和小辉恋爱的细节,想从中找出小辉爱我爱到不忍放弃的依据,但往往,我好像终于确定他是那个真爱我的人了,但拨通他电话想告诉他的那一瞬间,我又会突然对自己的判断怀疑起来。

这样的心理折磨简直能让人疯掉!

在小辉之前我曾有过两次恋爱。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