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爱情

(一)

我小时候在一个小县城长大,随爸爸妈妈住在一个很热闹的住宅区里,那个住宅区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名字,叫“斋公塘”。

初二那年,我们家隔壁新搬来一户人家,乔迁那天“斋公塘”的邻居都被请到他们家吃饭,叔叔、阿姨和爸爸妈妈年纪相仿,阿姨看到我很高兴,从里屋拽出一个比我高出一头的男孩子,我愣了一下,“哇,以后隔壁会住个这么高的人呢。”我很高傲的不理睬他,他竟然也不和我打招呼。阿姨说:“你们以后可以一起玩了。”我使劲低着头吃碗里的饭,装做没听见。

从那天起我们就算是认识了,邻居们都叫他明明。我也这样叫他,“明明!明明!明明!”,他就望着我“什么?什么?什么?”的回答。

我们读一个年级,我在县里最好的学校,他的成绩不好,他读的学校不出名。阿姨每次见到我就说;“乐乐,你要多帮帮明明才好,他太不爱学习了。”每当这时,我就很有优越感,心里美滋滋的,我会当着他面说:“要是他自己不想读书的话,我教他也是不会的”。

夏天的晚上,我们家家户户都喜欢把桌子摆到外面吃饭,明明总是光着膀子,穿一条兰色条纹的沙滩裤坐在外面吃,阿姨和我妈妈说;“我们家明明就爱吃肉,一个人能吃好几斤!”,我一下给噎住了,这么能吃怎么够钱养啊?我好奇的抬起头看他吃,他吃饭的样子远没有我想象当中那么粗鲁,他慢条斯理的一口一口嚼,细长的手指握住筷子,他吃着吃着,同他妈妈说;“昨天学校量身高,我又长了两厘米,现在是一米七四。”我又给噎住了,怎么就那么能长啊?切一点点给我也好啊。

我初中那会儿学习很认真,一放学就把桌子搬出来写作业,他常常在我桌子周围转转,偶尔也翻翻我的书,我不屑的说;“你看的懂吗?”他也不和我计较,嘻嘻的说:“看不懂”。我就不理他,我继续写我的字,他拍拍桌子说;“你写字时身子都歪成什么样了?还有,你怎么老爱写兜笔字啊,中国的国得先把里面写了再写外面这一横,你小学怎么读的啊?”我望着他,气不打一处来,把笔一扔要他写,他提起笔就在我的本子上写上一句“春雨润如稣”。工工整整,非常漂亮,我纳闷的问他;“你是不是练过帖啊?”他昂着头理也不理我走掉了。

(二)

和明明做邻居不到一年,我们就迎来了各自的中考。我以优异的成绩直接升入我们学校的高中部,到了一个新的班级感觉新鲜极了,面对很多外校考来的孩子,我们本校的孩子优越感象棉花一样把整个心都胀满了。我和好友莹莹聊起各自班里有意思的事情,莹莹说;“我们班有个家伙坐最后一排,天天穿兰色条纹的沙滩裤上学呢,好酷的样子。”“是吗?哪天带我去看看,叫什么名字?”“老师点花名册的时候好象叫他郭子明。”我惊讶地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郭子明?就是这个家伙,明明和我现在是一个学校了,我还不知道。

接下来总会在学校的不同地方看见他,他周围总是跟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男孩子,每当这时候我就装做没看见他,他倒是每次都“乐乐,乐乐”的叫我,周围的人都会好奇的望着他,奇怪他给我这么亲昵的称呼。他有时也会和女孩子一起走,而且常常换不同的女生,我骑着自行车老远就敲铃,还用力喊他;“明明,明明”。他回过头来朝我咧嘴笑,笑得好可爱。

高中的明明已经又长出几厘米来了,我站在他面前已经快成小矮人了,他骑一辆很漂亮的赛车上学,我们早上常常一起出发,骑到一个买早餐的地方一人买两个包子,他技术好,能一边骑一边把包子吃掉,我要等骑到学校把车停好才能吃,每到这时包子也凉了。他开玩笑地说;“以后你坐我自行车上学吧,那你就可以坐在后面吃早餐了。”我说给妈妈听,妈妈说;“那以后下雨,你就坐明明的自行车去学校。”多年以后,每当谈到这件事情,我都好感动,就想起第一次坐他的自行车,他穿着雨衣骑,我撑着伞坐在后面。多年轻的两个孩子啊,手不敢乱碰他,紧紧抓住座椅下面,心咚咚的不停的跳啊跳。

和他一个学校才发现原来他是个这么不听话的孩子,每天都可以看见老师把他带到办公室谈话,我坐在窗边看他慢慢的从我身边走过,他会朝我笑一笑,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每当这时候我都难堪极了,巴不得自己不认识他。随后,会听到隔壁办公室老师的批评声,再随后传来的是比老师声音还大的辩解声,那是明明的,再接着老师气鼓鼓的出来,他跟在后面仍然走的慢条斯理。正因为他这样胆大包天,一下子成了学校的名人,我是名人的隔壁邻居,很多人也认识了我。

随后的日子,每隔三两天都能听到阿姨在隔壁教训明明,常常是阿姨说一句,他要顶两三句,有一次他找了40多个兄弟把高我们一届的一个男孩子给打了,学校都差点要把他开除,阿姨那次气得不行要动手打他,我妈妈和邻居们就去劝,他说;“我从来不打不该打的人,他再三惹过我的。”说完掉头就走人。妈妈马上推推我,我扔下碗骑着车就追出去。等我追到时他都走了好远,我也不说话,跟在他后面,他看见我,很轻声的对我说;“你回家吃饭去。”我说;“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于是又跟着我听话地回来了。所以后来,学校好多同学都问我;“郭子明这么桀凹不驯的一个人,你们怎么就玩的这么好?”我说;“我感觉不到,我感觉他是个很懂道理的男孩子。”因为他在我面前总是听话的,我无法把那个能一下召集40几人打架的男孩子和这个天天骑自行车载我上学的男孩子挂起钩来。

很快读到高三,明明和我也都在对方眼里慢慢长大,同学们都知道我是明明最好的朋友,那些暗恋明明的女孩子甚至还偷偷吃着我的醋。他常常晚自修后在回家的那段黑路上等我,看到我来了,轻轻敲一下铃,我也会帮他送送信,是写给女孩子的拒绝信,我开他玩笑;“追你的女孩子还很多嘛。”他说;“我这么坏,这么爱打架,有谁会喜欢我?你会吗?”“我才不会。”两个人哈哈的笑起来。

(三)

随后我们都读大学了,他去了贵阳,我来到广州,有趣的是我们都选择的学医。大一那年我们家就随爸爸工作的调动搬离了那个县城。大学的生活丰富多彩,在我习惯了和朋友发Email、发短信息的快速联络时,突然收到了一封盖着红色章的平邮信,明明从贵阳寄来的。随后他隔一段时间会给我写一封信,讲他大学无聊的生活,告诉我他没有谈女朋友,问我有没有谈恋爱,然后信的最后一句话都告诉我他很想念我。我拿着他的信慢慢的看,脑子里又涌现了他朝我笑的调皮的样子来。他偶尔还会给我电话,问我过得好不好。我告诉他说;“我一定要去看黄果树瀑布的,你要多存钱,到时候招待我。”他说;“我在学校天天打牌赢钱等你来呢。”我说;“你要是再打牌我就不和你玩了。”他急忙说;“我再也不打了,你和我玩吧。”后来,他真的戒牌了。

大五毕业那年,我顺利考上研究生,我告诉他我拿到录取通知书了,他好开心,他说真好,我竟忘记了问他的工作情况。一段时间后他给我电话说他找到工作了,我问他哪里,他说离我学校1个半小时车程,我一时间呆住了,想想我又可以象少年时候那样和明明经常见面时我好开心。明明问我,“高兴吗?”我说;“高兴极了。”

再次见面已经到了冬天,相隔这么久没有见面都好象心里并不急着见对方,但是无比思念啊。隔了一座天桥,他远远望见了我,他慢条斯理的从天桥过来,远远的朝我笑。我又想起高中时候他经过我窗前被老师带去办公室的样子,一点没有变。突然好想冲过去给他一个英国式的拥抱,自己都为自己这个想法吓一跳。走到跟前什么也不说,两个人相望着傻笑了半天,他突然说;“天气冷,我牵你手吧。”说完不尤分说的拉起我的右手就走。我一惊,冒出一句话;“你牵我左手好不好?左手更冰。”他望着我呵呵地笑起来。

就这样我和明明在认识的第10年开始谈恋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