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是个“羊皮狼”

至今仍记得我和郎巍第一次相见的情景。那是去年的平安夜,为了准备主持公司第二天的圣诞酒会,作为公司文艺骨干的我被同事兼死党娜娜强拉着去一家理容中心做发型。一路上,娜娜喋喋不休地跟我说,这家理容中心新来了一位年轻的发型师,人长得如何如何帅,手艺如何如何高超,如何如何有艺术品味等等。我饶有兴趣地听着,无形中被吊起了胃口。

见到郎巍的时候,我的心莫名地跳动得很快。老实说,英俊的男孩子我见过不少,但是像郎巍这样英俊中带着秀雅,眼神忧郁的男孩子我真的还没有见过,看来娜娜没有夸张。郎巍当时正忙着给一个时髦女子做发型,他眼神无意中和我接触,顿时一呆,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手下的剪刀慌乱中误剪了时髦女郎一绺长长的头发。没有必要这样夸张吧!我心里甜滋滋的,为自己的美貌暗自得意。我在旁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郎巍忙碌,对他充满了好感。

轮到我了,旁边的娜娜给我们介绍,原来娜娜和郎巍是挺熟的人。“你好,我叫郎巍。”

郎巍绅士般地伸出手来。“你好,我叫杨晓月。”我也大方地和他握手。

娜娜打趣地说,你们的姓真有意思,一个姓郎,一个姓杨,看来是大灰狼碰上小绵羊了。我和郎巍目光对视,同时笑了,笑得很开心。

过了几天,娜娜送给我一张电影票,理由是她突然有事,晚上去不了电影院看《哈利波特》了。便宜你了,娜娜说。在影院,突然间坐在后排的一个人叫我的名字,我扭过头来,惊讶地发现郎巍就坐在我的后排。“这么巧!”,我满心感叹,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了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单纯的我不虞有他,丝毫没想到是郎巍买通娜娜做了手脚,安排了这次巧遇。

从影院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聊得像很熟的朋友,很快,我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也许,在世人眼光看来,我和郎巍真的不太般配。我出身在一个高知家庭,爸爸是一所大学的教授,妈妈则是一家医院的副主任医师。我长得很漂亮,从小能歌善舞,外语学院毕业后,在这家有名的外资公司当人事助理,拿着月薪过万的薪水。而郎巍除了人长得俊,有一门美发好手艺之外,没有文凭,没有家庭背景,几乎什么自傲的地方都没有。对于我和郎巍的交往,不少亲友委婉地提出反对意见,但是性格固执,爱走极端的我就是听不进去。我想,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讲究门当户对那套观念早就过时了。再说,郎巍人长得顺眼,很懂得女孩儿心思,会献殷勤,人也比较浪漫。我觉得,文凭,家庭背景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只要郎巍能对我好,常常让我开心,有了这些就足够了。

难忘接下来那个春天,我和郎巍有很多浪漫的往事。那段时间,我们常常手牵手,漫步在松花江边,我们一起玩碰碰车,乘儿童列车。爱吃冰淇淋的我被郎巍拉着几乎跑遍了全市大大小小的冷饮店,在宁馨的烛光下,郎巍常常会变戏法似的送给我小礼物,或者是一束玫瑰花,或者是卡通饰物,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往事回忆起来,充满了浪漫和温馨。

国庆假期,我带着郎巍去了另一个城市父母家中。不出所料,爸爸妈妈对郎巍的态度很冷淡,爸爸只是不咸不淡地和他拉了几句家常,妈妈则私下里和我说,她直觉上觉得郎巍这人很有心计,人靠不住。但是沉浸在爱情甜蜜中的我把妈妈的话当作了耳旁风。

从父母家回来后,我总觉得郎巍因为我而受了委屈,对他心怀愧疚。不久,在他的要求下,我没有多少抗拒,就轻率地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他。

人都说爱情只有很短的热度,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真理,但是慢慢地,我发现郎巍变了,变得我认不出的陌生。每次当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劳累一天后回到我们租住的小家时,常常看到郎巍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吞云吐雾,仿佛家务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另外,郎巍对我也没有以前那样殷勤体贴了,说话粗声大气的,一副老夫老妻的模样。一次,我气不过,说了他几句不是,没想到他竟然恶狠狠地扬手给我一记耳光。过后,他痛心疾首地请我原谅,说他一个没有学历的人,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压力太大了,他觉得配不上我,深怕失去我,所以烦躁。我心一软,当时原谅了他。但是没过多久,他就故态复萌。

而且,我发现,郎巍其实是个过度自恋的人,他自以为了不起,喜欢在别人面前吹嘘自己的长处,对自己的短处讳莫如深。此外,他在外人面前很会装腔作势,但是一转身,又喜欢在别人背后数落人家的不是。郎巍喜爱自己超过一切,特别喜欢那种被吹捧的优越感。也许只有我明白,他在自恋的背后,内心深处是深深的自卑。

一次,我去郎巍的发廊去找他,却意外地发现郎巍和一个打扮妖艳的女郎举止暧昧。两人动作亲昵,言语挑逗。郎巍不经意转身间,发现了我,他惊慌地要和我解释。但是我却再也不肯原谅他,因为我可以原谅他的种种不是,却不能接受他的背叛。我这次坚决地要和他分手,郎巍说了不少甜言蜜语,看我心意已决,于是他也拉下脸来。郎巍冷冷地和我说,当初他和我谈恋爱,就是看中了我的家庭还有我的高薪工作。郎巍挥了挥手中的手机,说趁我熟睡的时候,拍了不少我的裸照,就防着我有今天。郎巍说,分手可以,必须我要给他一笔精神损失费,否则,分手那是做梦!

听了郎巍厚颜无耻的话,我几乎气昏过去,我奇怪自己当初怎么会爱上郎巍这样一个伪君子,真后悔没有听父母的话。郎巍名字反过来读就是”伪狼”,他果然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原来他一开始对我付出的就不是真心。人们都说恋爱中的男女是盲目的,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看出来男友是否真正值得我寄托终身,而不是像郎巍这样的羊皮狼!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