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对于同性恋的那些观点

导语:作为国内持续关注同性恋现象的社会学家,李银河昨夜在自己的博客中大方回应“拉拉传闻”。这些年来,李银河始终关注同性恋现象与同性恋群体,研究内容覆盖社会学、法律、医学等各个领域。

事件回顾:李银河首谈17年“变性”爱侣

专题:独家采访李银河 称在中国“出柜”很难

我在此承认自己是异性恋者,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并不觉得自己因此就比同性恋者更正常,或者道德上更优越。因为在我看来,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同样正常,在人格上也是完全平等的。

――《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

谁让你搞同性恋了?谁让你搞一夜情了?谁让你换偶了?我只是告诉你,想做这事的人其实是有权利的,就连你这个不想做这事的人也是有权利做的。你还想像有些国家那样绞死同性恋吗?你不能。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现代,不是中世纪了。你不得不习惯于这个世界上有跟自己价值观不一样的人了,你不得不容忍这个世界上有跟自己性取向、生活方式不一样的人了,你不得不逐渐习惯于对一些事有权利做却不去做的现代新秩序了。

――《国人应当逐渐习惯对一些事有权利做却不去做的现代新秩序》

那么在这个当代社会,一种对同性恋的全新观点,迅速地在观众中传播开来,这种观点的基调就是,同性恋不伤害他人,对社会也没有什么负面的影响,它的性质相当于酗酒,或者自由恋爱,它不是犯罪和邪恶,也不是心理疾病,而是一种属于少数人所有的生活方式,人们对于这种有异于常人的少数人的性倾向,已经有了更大的宽容度。

――《透析中国同性恋文稿》

我想对同性恋家长说的是:首先,不必自责,孩子的性倾向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家长做错了什么。成因待考。其次,要接纳孩子,不管他们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重要的是孩子一生的幸福和快乐。如果不照孩子自身的样子接纳他们,老是试图去改变他们,他们不会得到一个快乐的人生。

――《如果你的孩子是同性恋》

对于目前同性恋在我国法律地位的模糊不清,同性恋者当中大体上有两种看:一种是肯定现状的保守观点;另一种是否定现状的激进观点。

持肯定现状的人们认为: “中国不会有专门针对同性恋的打击行动,一般抓捕活动都是和治安问题连在一起的。我认为中国同性恋面临的主要困难是传统婚姻的压力和传媒资讯的缺乏。

持否定和较激进态度的人则是这样看的: “中国的同性恋在法律上地位不明确,并没有具体条款视同性恋为非法。可大家心里知道会怎么处理,公检法的心里知道,他们跟着感觉走。苦的是老百姓,他说你犯了流氓罪就是犯了,我又凭什么说我没犯呢?

――《中国同性恋者的法律地位》

最近刚做完一项调查,发现中国公众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相当高,原因可能是没有普遍信仰的宗教,而西方同性恋受歧视的主要原因在于宗教教条。

在你如何看待同性恋行为这一问题上,有两成中国城市公民认为它完全没有错;三成人认为它“有点错”,但是并非完全错误;有近四成人认为它是“完全错误”的。还有近一成人态度不明。

“如果您知道一个人是同性恋者,您还会和他做朋友吗?”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充分显示出中国人的善良:有超过六成的人说他们还会保持朋友关系,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拒绝与同性恋者做朋友。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比例大大超过完全接纳同性恋的人的比例。也就是说,虽然有相当大的一批人虽然认为同性恋有错,但是他们还会和这个他们不理解、不赞同他性倾向的人做朋友。

――《公众对同性恋的态度》

同性恋的价值观念概括地说有几类:第一类为同性恋是罪恶,第二类认为同性恋是疾病,第三类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生活方式,跟常人没有什么不同。这三种观点依次是逐步的进步。

――《同性恋的价值观念》

艾滋病传播中,同性恋人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群。国外一些同性恋者只有同性性关系,没有异性性关系。而在我国,由于文化传统、社会观念的不同,同性恋者往往还有自己的家庭,既有同性关系,又有异性关系。这给我国艾滋病防治带来了很大难度。因为直肠粘膜组织非常容易破损,同性性行为感染的危险度比异性性行为还要大。

――《同性恋与艾滋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