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豆芽”罪与非罪:乱象背后部委协调僵持,谁为问题埋单?

女人养生网食品安全资讯:“北京市网信办联合百度知道评出‘2014年十大生活谣言’,毒豆芽‘五毒俱全’的说法位列谣言榜第五。”中央电视台2015年1月14日播发的这则新闻让浙江芽农老陈很振奋。

尽管政府监管部门未有表态,但科学家和媒体却在近期相继为添加“无根水”(主要成分为:“6—苄基腺嘌呤”和“4-氯苯氧乙酸钠”)的“毒豆芽”正名,称“6-苄基腺嘌呤”未发现致癌、致畸、致突变的可靠证据。

2011年以前,6-苄基腺嘌呤(简称6-苄)和4-氯苯氧乙酸钠(简称4-氯)列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管理,一直作为“植物生长调节剂”安全使用,无需限定使用量、残留量。2011年,GB2760-2011将这两种物质删除,原卫生部认为两者“不具有食品添加剂工艺必要性”,但不是因为食品安全原因。

然而,这两种被删除的物质未能顺利被农业部门“接受”,农业部门认为豆芽培育种发属“食品生产经营”而不受理其农药登记,事实上,很多国家都将该物质纳入农药管理。至此,它们成了身份不明的灰色存在,却又成为司法机关定罪量刑的依据。

回溯“毒豆芽”案始末,一个“该谁管”的监管命题,却逐渐嬗变为“有毒有害”的科学命题和“是否有罪”的法律命题。

早在2014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就与国家食药监局等部门专门研究该问题。而就在一个多月前,2014年11月25日,最高法还在其网站上公开回复称,将“通过与相关部门协调、配合,尽快有效解决存在问题。”

但一位接近相关部委的人士告诉记者,部委各有各的顾虑,协调暂未有结论。只不过,争议期间,“毒豆芽案”仍乱象环生。

罪与非罪法院已难掌控

尽管作为最高审判机关的最高法积极组织协调部委,但在没有成文的指导意见出台之前,各地执法、司法机关按各自的“节奏”运转,或紧或松。

记者拿到两份分别由浙江杭州和东阳警方作出的“撤销案件决定书”。这两份决定下达时间为2014年6月和7月。决定中均提到“因不应当对犯罪嫌疑人追求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61条规定,决定撤销此案”。

早在2014年3月,浙江省高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食安办、省卫计委、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相关职能部门召开“问题豆芽菜”案件处理联席会议。

记者在一份内部的会议纪要中看到,本次会议对豆芽制发过程中添加6-苄基腺嘌呤案达成了几点共识,第一,豆芽系芽类蔬菜;6-苄基腺嘌呤属植物生长调节剂,不属“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豆芽成品中的6-苄基腺嘌呤成分属于农药残留。第二,豆芽制发过程中添加6-苄基腺嘌呤的行为不宜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论处。

“毒豆芽”罪与非罪:乱象背后部委协调僵持,谁为问题埋单?

本次会议还提出,如果豆芽经过检测含有严重超出相关限量标准的6-苄基腺嘌呤残留的,可依照两高有关司法解释,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定罪处罚;如超出标准不严重,且达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数额构罪标准的,可以该罪定罪处罚,“如未达数额构罪标准的,则可商请检察院撤回起诉,作为行政违法处理。”

这是记者目前唯一看到“松动”的省份。而就在不久前,2014年11月,安徽省食安办、省公安厅、省农委会、省食药监局还联合发出的一份《关于严禁在豆芽菜制发过程中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等事项的通知》。

这份通知称,“植物生长调节剂(6-苄基腺嘌呤、赤霉素、4-氯苯氧乙酸钠)的主要作用是调节植物生长和增产增效,虽然可以作为农药在农业生产中使用,但豆芽菜不属此类农药在农业部登记使用的品种范围;又因其不在《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之列,也不得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各地要统一认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