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养老,政府应该有正面清单

女人养生网新闻动态:孟子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中国文化中,四世同堂、儿孙满堂,是养儿防老的一种描绘。正因如此,中国自古才有“父母在不远游”的传统。1月28日,上海市政协十二届第三次会议闭幕,澎湃新闻继续邀请两会代表委员们,探讨未来的上海,能给老人带来什么?

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负责人曾表示,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出生的人口,开始进入老年期,2015年末,预计上海60岁以上老人将达到430万。

上海,将面临最重的养老压力。

1月28日,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参加市人大十四届第三次会议分组审议时,就养老问题,回应代表的建议。

韩正说,上海养老政策的研究制定,既要发扬传统,同时也要感受老人需要什么,这在养老政策设计研究当中,需要特别把握。

市政协委员黄鸣以自己为例,前几年母亲去世后,父亲落了单,幸好自己在所住的小区另有一套住房。于是,她把父亲接过来居住,方便照顾,她每天都去看望。

她坦言,毕竟在上海拥有这样的住房条件,非轻易就能创造。

市政协委员凤懋伦认为,养老问题涉及到两代人,“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

他说,由于国家出台独生子女政策后,出现60岁的人服侍80岁,70岁在照顾90岁甚至100岁老人,“在这种情况下,靠自己或者家庭完成养老照顾,难以维系”。

第22届日本“新一笔启上赏”最短书信奖揭晓,70岁西田晏皓致12年前过世妻子的短信获奖。

短信中,他写道“喂,花换好啦,你要是嫌我搞得不对,就来说说吧”。

黄鸣在思考,上海还是要更多地通过社区服务和社区建设,把家庭养老和社区养老真正地做大做实,这才是解决上海养老困难的一个思路。

“即使将来上海不是9073格局(90%是居家养老,7%是社区养老,3%依托机构养老),但毕竟绝大部分老年人是靠社区、是靠家庭在安度晚年。所以把这一块建设好,对于营造上海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给上海人民创造比较好的生活条件,至关重要。”黄鸣分析。

政协委员李学军补充说,养老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仅仅依靠政府来做不够,社会参与特别是民企、社会力量包括社会组织、公益组织,共同地参与,对养老事业的发展有更大帮助。

关于养老,政府应该有正面清单

政协委员张W建议,“现在都讲‘负面清单’,我认为对于养老,应该讲‘正面清单’。我们的公务政策不应该含糊,而应是比较清晰的清单,列入清单的,就是政府买单。这样,让每一个老百姓都知道政府切实为我们做了些什么。”

他举例,在中国台湾地区,政府补贴老人装假牙,或者在中低收入老人的入院后,给予看护资助。

张W提出,政协会议中,有委员建议在高校开设老年人临床护理方面的专业,“我很赞同,应该动用更多的志愿者服务”。

但是,研究上海青年群体的李学军发现,青年人愿意参与老年服务者,非常少。

李学军认为,这和社会发展有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