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服避孕药之父过世,他说“我已厌倦谈及口服避孕药了”

女人养生网新闻动态:63年前,一位杰出的化学家通过合成雌激素研发出第一代口服避孕药的关键成分,掀起了一场性的革命。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月30日,这位被誉为“口服避孕药之父”的杰出化学家翟若适(CarlDjerassi)在他旧金山的家中过逝,享年91岁。

翟若适的儿子戴尔(Dale)证实,他死于肝癌和骨癌的并发症。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席卷了欧洲后,16岁的奥地利犹太难民翟若适和他的母亲来到了美国。在他们身边仅有的20美元被纽约的一名出租车司机骗去后,年少的翟若适给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妻子埃莉诺·罗斯福(EleanorRoosevelt)写了一封求助信,之后他获得了大学的奖学金。这一小小的帮助,改变了翟若适,甚至改变了世界。

虽然世人所熟知的翟若适是他化学家的身份,但这并非是他唯一的身份。

他出书、写喜剧、还撰写过1200篇学术论文;他爱好艺术,曾在加利福尼亚创造了艺术家庄园,为1300名不同门类的艺术家提供了工作场所和条件;他曾在大学教了5年书,他获得了包括斯坦福大学化学荣誉退休教授头衔在内的20多个名誉教授头衔;他还曾获得第一代抗组胺剂的专利;他是唯一同时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奖和美国国家技术奖的科学家。

口服避孕药的问世,让避孕药开始成为女性独立的一个标志,甚至成为社会变迁和女权运动思潮的直接见证者。“将性行为与避孕措施分离,避孕药掀起了近代最不朽的运动之一。”翟若适在他的第三本自传中如是写道。

避孕药的问世引起争议

翟若适之名其实并没有家喻户晓,虽然他以“口服避孕药之父”之名为傲,但这个名号略显有些夸张。1951年,他率领研究团队,研发出了第一代口服避孕药的中药成分炔诺酮(norethindrone),这一研究并非是他独立完成。

因此翟若适也对“口服避孕药之父”之名也持有异议,他认为这个名字把同样为口服避孕药问世有着巨大贡献的生物学家格利戈里·平卡斯(GregoryPincus)以及妇科医生约翰·洛克(JohnRock)排除在外。

在最初,研究小组认为这将会成为人们在不孕不育问题上的重大突破,而不是在避孕方面。但很快,这一“歪打正着”的研究在避孕方面的重要性被认可,5年的试验,证明了这一药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但即便如此,制药公司对于制造这种药有些不情愿,他们担心宗教团体或是反对计划生育的团体会对这一药品进行抵制。

然而在20世纪60年代,这种通常被人们口服避孕药的药品被各种制药公司的开发并销售,其中也包括翟若适和他团队所在的Syntex公司。

此后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使用避孕药,巨大的经济效应和社会影响也随之产生,它给予女性一种前所未有的控制生育的方式,让已婚人士可以有计划的怀孕,让家庭人口数量变成可控因素,让女性可以计划自己的教育和职业生涯。

但这也导致了滥交以及节育问题的道德争论。反对者认为避孕药为性滥交提供了保险,是通奸、出轨和婚姻破裂的罪魁祸首,这是对女性的一种毒害。而避孕药本身也存在一种矛盾:作为一种药物,服用它的人却并非病人,这在药物史上还是首次。

直到20世纪70年代,对于避孕药的争议之声在逐渐较少,全球超过5000万女性服用避孕药。

口服避孕药之父过世,他说“我已厌倦谈及口服避孕药了”

翟若适表示,即使没有避孕药的存在,嬉皮士文化、摇滚和妇女解放运动也引发了一场革命,而一个确定药效的药品,可以减少意外怀孕和堕胎几率。

“在20世纪60年代,以她们的生活方式来看,没人会想到女性会接受口服避孕药”,翟若适在2007年时,曾对英国《卫报》表示。

但是,“现在那些聪明的男人不愿承担责任,甚至不会使用避孕套,”翟若适表示,“他们会耸耸肩,然后说:‘所有的女人都会服用避孕药,我不需要困扰。’这已经成为女人另一个负担了。”

据路透社报道,甚至在4个月前,翟若适接受《旧金山纪事报》(SanFranciscoChronicle)的访问时表示,“我已厌倦谈及口服避孕药了,”相比之下,他更愿意谈及他在撰写“有科学内容”的剧作方面的热情。

上一篇

下一篇